Duzs - 達子

雨水滴落的漣漪, 看著它擴散, 著迷這樣的波動, 它觸動深處所有的渴望, 慢慢的,我就沉睡了。 夢裡什麼都有, 最後什麼都沒有。 夢裡我一直跑, 最後回到了原地。 夢裡我是醒著, 最後才知睡著了。 最後我醒來了, 漣漪一直停留在我沉睡的那...
流,是接受一切,不是隨從一切。 如同水滴,落入川流並將川流一切收進水滴,而非成為川流的一部分。 往內看,非一個人,是數萬千百人, 往內看,幻化星空,銀河飄散宇宙, 往內看,一切虛無,沒有定義存在。 流,知道你是水滴也是宇宙也什麼都不是。 沒有自由也沒有...
腦袋裡面的天堂與地獄, 只不過是貪婪與恐懼。 我訴說著我認為的天堂, 也可能表述著誰的地獄。 沒有任何光線進入這些思緒, 是如此的封閉。 有條件就是評斷, 有評斷就不是愛。 有愛, 又何必探討天堂與地獄是否存在。
那深邃的藍, 深的有點茫然, 往深潛, 穿越那深藍, 有一個藍色的大門在眼前, 打開來, 裡面是一個熟悉的我, 憂鬱 坐在角落。 這一次, 跟著 靜靜 坐在角落, 發現那個我身邊有許多畫作。 那個角落, 是...
愛可以穿越一切,是對自己的說的, 並不是用來拯救他人的自我催眠。 當以為可以用愛來拯救,那就只是一種操控,那是一種滿足 自己的慾望,也是一種踐踏,也完全剝奪他人真的明白被愛 是什麼。 幸福快樂不是一種標準,只是一個選擇,而一個人是否選擇 或呈現的都不會遵...
強烈情感像是一場無法掌控的午後風暴,崩潰般的甘霖降在原本已經毫無生氣的焦土上,悲苦喜樂夾雜的心緒正攪著每一寸泥,早已沉眠的心碎又一次被喚醒,起承轉合的翻騰總是害怕過了頭變成無法自拔的沼泥。 但嚮往自我獻祭的人們,依然往泥沼走去。 開始陷入最深的困局,心中...
我們拯救,是因為我們不照顧自己,將這份忽略自己投射在別人身上,透過拯救他人來彌補這份罪惡感。 在沉睡狀態的我們,我們會開始將對自己的期待,就是所謂的變好, 加註在他人身上, 這時候我們開始控制跟支配, 當他人不再依照我們意思進行,就會憤怒、無能為力, 其實...
真實的創作不是一場宣洩情感的肥皂劇,而是一場享受情感與靈感乍現的饗宴,每一口品嚐都正在撼動自己的靈魂,這一口會流淚,另一口會狂喜,最後一口是生命力像湧泉般噴發,而你正在旋轉並飛躍着。 不斷得投入,不斷得感受,漸漸忘卻時間的概念。 慢慢的你開始消融,成為這...
每個獨立而麻木的人們,都有一個專屬自己的地窖,沉重木門背後裝著醞釀多時的情感,那個氣味是如此美好濃厚又帶著窒息般的失控。 直到有一個靈魂不經意撬開後,不可收拾的美夢及惡夢同時流入在你思想大海裏頭,原本空無一物的死海似乎有了色彩也多了焦慮恐慌的烏雲。 每...
面對一個肉體生命的驟逝,留下的人們會以眼淚作為音符演奏輓歌,紀念那逝者最後的光彩。 " 不能哭,這樣他會走不了 "  我不清楚這是怎樣流傳的習俗,但這句話,讓感情豐沛的孩子,突然間什麼都凋零了。 所以孩子無法演奏輓歌,那份深刻的痛楚將孩子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