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zs - 達子

看見的黑暗


看到今日的社會悲劇(內湖殺童案),經歷過與自己內心黑暗面的過程。

有一些感觸。

從眼前事物看到,

這個事件又引起了一番死刑與廢死的爭論,我也不想再討論這個在台灣只是個假議題的談話,因為台灣並沒有廢死,死刑一直有執行,而且我們法務部長羅瑩雪去了北京演講了。

我也不論述這些關於這個人的去留是否該死等問題,因為從近期的鄭捷事件開始就有許多人討論,至於下文是什麼,他也還活著,地球一樣轉動。

只是人們包含我還是習慣將所有問題都歸咎他人身上居多,造成分裂、懷疑、不信任,悲劇繼續產生。

有多少的論述都談論到許多的邊緣人跟患病者是因為不被社會跟大眾接受與信任,所以持續犯刑或持續患病,而我們依然覺得這些人不該存在。

所以不該存在的人們,就也認為自己不該存在,就也早就忘記來到這世上是為了什麼。

這叫月暈效應,簡單來說就是偏見、預設立場、先入為主、既定印象,而我比較喜歡說 這只是個定義

而這個定義,讓你變得怎樣了? 你還信任""嗎?

也看見對於血腥及殺戮的崇拜

或許這是人演化以來的求存、原罪、人格、原始黑暗及衝動,這就是我黑暗面的過程,我不是聖人也還沒開悟,我的身體本來就有人類自古以來所有的意識跟信念,太多黑暗,我抗拒也崇拜。

我們都知道殺人是不對,但是可以非保護防衛而主動正當或透過他人他物來殺人的時候,我們的血液卻沸騰十足,巴不得這個人被千刀萬剁,就像看一場羅馬競技場,大快人心。

甚至在極權跟獨裁的時代或國度裏面,殺人如麻的人們可以被當作是偉人或神來崇拜,因為在那個當下這些人殺人是正當的、是正義的、甚至可以變成神的旨意。

許多意識依然遺留在此刻,有人依然緬懷,因為以為那才能真正帶來安定,而沒發現只是死在路邊很難看、死在刑場很正當及根本消失的死無所謂差別而已。

都是殺,只是你認不認同而已。
看不慣都該死,看得慣就該活,而我就是"對"的。

我們有太多對自己、對別人情緒壓抑在身上,必須透過這樣的事件,投射到一個可以正當使用我們內心底層那些殺戮致一個人死地的時候,你的人格就會發現這是一個大好機會,你怎麼可能會放過呢?

從小到大都要當一個"好"人,不能有汙點的好人,你是怎麼樣去看待你的黑暗面呢? 那個是不是你抗拒還是其實是崇拜的呢?

請先接受我們是有這塊黑暗的部分,才能真得意識到我們正在做些什麼, 而透過這些黑暗面才能看見我們真正需要的是什麼。

你可以試想一下,如果今天你有 一個機會可以正當殺一個人的時候,你會想殺誰? 而你直覺的那個人,你也可以有個機會換個角度去看他,是不是他也只是想要有人瞭解呢?

或許當你發現到其實他不是你所想的那樣時候,你們都在救贖自己,也在幫助這個世界。

一個四歲孩子,
一個美麗的靈魂,
如果有機會再來到這世上,
你要給她的是什麼?
或許你可以想想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