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zs - 達子

外頭喧囂的晚夜, 物質世界的考驗, 如此難眠的一片黑, 我無處可逃也無處可躲, 黑暗與光芒交織, 憎恨與寬恕交錯, 在這個以神形象所造身軀, 我知與不知的感受瀰漫著。 腦袋的旅程, 混亂到讓我難以看清自己是誰, 穿梭的...
生命本來就有出口,只是我們以為缺了誰,就好像生命不再有答案。 我的心是自由的,如果你願意讓你自由,不會再依戀依賴誰,不再依戀誰依賴。 我的心是自由的,不要忘記了, 我們本來就有明白的智慧,同理的天賦,我們為別人,也同樣可以為自己。 我的心...
有時候我們總是花很多時間等待些什麼,等待逝去的,等待離開的,等待留不住的,還以為能有所擁有。 就算明白祝福是讓自己放下的唯一出路,但是對自己終究是無法饒恕。 真正的祝福不是祝福對方,而是祝福自己,祝福並寬恕自己,寬恕自己底層是多麼自私想要回一切,想要卑鄙...
我在昨日的幽谷走一遭, 絕望的哭號在夜幕沉寂, 像是猶大背叛般的幻象不斷出現, 是如此迷惘又難以自拔。 閉上眼,我試著讓光進入, 引路的光芒指向深處的彼岸河旁, 有位生生世世呢喃不斷的擺渡人, 是如此熟悉又陌生, 他訴說著, ...
在過往的社會議題及最近的制服議題,我常會看到有人說 "學生只要讀書就好" "學生不應該接觸政治" "學生應該要學生的樣子" 所以所謂的學生樣子是? 就如同: 老師應該要有的樣子是...
這是我在Facebook,看到一位網友 【蕭奕辰】 所寫的文章內容,而這段我非常有感覺。 【這些三不五時就去少年感化院蹲的學生,你說他們壞嗎?並不是。他們很善良,只是他們多半沒有願意愛他們的父母,也沒有願意引導他們的老師。他們從小就被貼上了「不會讀書」或...
有個個案,她說: "我不知道怎麼做才能彼此真的相愛,所以我只能對他好" 我問: "那你選擇對他這麼好的原因是什麼,你知道嗎?" 她說: "我總是覺得自己不夠好,所以會對他好是應該的" "而且我離過婚,他沒有...
"她是我心目中很棒的女孩,只是一些外界因素及約束,我暫時無法第一時間開口跟她偷漏我的心意?" 他說 "然後呢?" 我問 "在過程中,我不斷的鼓勵她、照顧她,聽她說也盡力去瞭解她,就是想要走進到她心裡。" "到後面那個因素跟約束快結束的時...
"是不是因為我不好,所以所有預期都不如我所想那樣?" 他說 "什麼意思?" 我問 "像是我每一次有新的對象的時候,明明一開始都關係不錯,最後好像都會不了了之或是對方好像很冷淡不回應" 他說 "所以冷淡、不回應這些感覺是對方說的還...
"我一直放不下我的前任女友"他說 "放不下的原因是?"我問 "我動不動還是會想去關心她的現況或是是否有了對象"他說 "那你願意祝福她嗎?"我問 他沉思了一陣子。 "我很難去祝福" "我有種東西被搶走的感覺" "我不甘心。" ...
看到今日的社會悲劇(內湖殺童案),經歷過與自己內心黑暗面的過程。 有一些感觸。 從眼前事物看到, 這個事件又引起了一番死刑與廢死的爭論,我也不想再討論這個在台灣只是個假議題的談話,因為台灣並沒有廢死,死刑一直有執行,而且我們法務部長羅瑩雪去了...
最近有個個案,她提到她花了大半輩子,滿足自己的外在需求,賺了許多的財富,也讓大多數的人們都羨慕她現在的地位,只是她還是做了這些事情,為什麼一點開心跟成就都沒有,開始對她現在所有的關係、環境、事業都沒了勁,像是用完電池一樣,完全都不想動,覺得很膩。 當...